派特寶寶pets88㊣在建立妥傳媒規矩前有任何需求或問題請寄送電郵 各站不開放留言功能避免不肖人士操弄

Email:[email protected]

 

Discover

Sponsor

Latest

Modern bathroom with metro rocks, large plant and neutral tiles

His wherein male land form. Own whose they're gathered is let male kind from. A you'll life waters evening fly female won't all move...

底層庶民哀歌 《少年阿堯》這款最辛酸

短片能夠躍上大銀幕放映,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《少年阿堯》(Growing Pains)去年於第40屆夏威夷國際影展(Hawaii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, HIFF)奪下短片競賽單元「最佳男演員獎」,男主角陳以文演活了一個底層庶民的無奈日常,深受好評。這回在疫情二度威脅之下能夠在院線上映,也算是另一種商業模式嘗試。 不得不佩服台灣年輕導演林柏瑜拿自己的生命經驗改編,重述了童年父親驟然離去的陰影,透過故事裡一對父子詮釋改編過後的人生故事。故事裡開場讓我們看到主角阿堯是田徑隊成員,他人都穿著舒適的名牌慢跑鞋,只有他一個人穿破爛不堪的舊鞋。從起跑點看到這些鞋子特寫,不難發現導演想透露有人就是輸在起跑點,就算贏了終點線,更凸顯他所需要付出的努力代價可能是他人的數倍之多。 看陳以文角色詮釋就是一種享受,從《大佛普拉斯》、《同學麥娜絲》裡面的跋扈委員,《陽光普照》裡面總愛兒子耳提面命,自己卻毫無行動力的父親,或是《小美》裡面的打拳房東,他特別能抓到某種微妙的小人物日常,這回故事裡面詮釋落魄父親,為了躲債必須辛苦度日,開麵店勉強餬口,卻又把賺到的錢拿去買彩券。看到兒子穿那雙又髒又破的鞋子,縫縫補補,就讓兒子上場奔跑比賽。 鞋子當然是可以被看成腳踏實地的最重要根基,鞋子對兒子來說是奔跑利器,第一場戲看得出來,阿堯這個角色很能跑,卻被他的破鞋拖累。暗示了阿堯可能天賦優秀,卻很可能會被現實貧困拖下水,導致無法實現他的田徑夢。 而父親面對這麼迫切的鞋子,每天要穿的,走路哪能不需要鞋子?但父親覺得要買雙好鞋要好幾千元,寧可重複修補,也明知道這樣黏黏縫補鞋子不會穩固,卻還是想要省小錢,卻老是花大錢。每天買彩券,漫無目的地只想用彩券當成人生槓桿,可以一次發財,還完積欠許久的債務。 就是直到阿堯因為鞋子破掉而受傷,才願意真正幫兒子買鞋子,卻又因為信用卡怎麼刷都刷不過,兒子不想傷害父親尊嚴,最後選擇不買而離去。 這場戲沒有太多衝突,也刻意壓低父子兩人的張力。但明眼人都懂,兒子的傷心,父親的自尊,在這一刻達到壓力位。 兒子覺得不過就是一雙鞋子,父親為何不能買給他,卻老是要每天買那些沒有意義的彩券?父親覺得再忍耐一下,只要一張彩券能中獎就能翻身,一雙鞋子不過就是穿在腳上,能走路就好。但兒子需要的不只是走路,他不能老是穿一雙拖累自己節奏的鞋子,他無法奔跑,就無法證明自己的能耐。 《少年阿堯》的結局是很讓人心酸的,他不只是導演切身之痛,也是許多底層小老百姓的縮影。你覺得一雙鞋子幾千元沒什麼,但故事裡的父親只能花得起幾十元。你覺得不過就只是孩子的跑步比賽嘛,但孩子覺得那是他的尊嚴,以及才能能否被看見。雖然是短片,言簡意賅,點到為止,陳以文的表演仍讓人景仰,素人小將陳崇恩雖然青澀,但恰如其分。(責編:謝伊妍、蔡昀融、TW-Jonny 編審:陳香君、蕭文龍、壞編 圖片:車庫娛樂提供 後製:美編視覺設計組、洛杉磯編輯中心暨雲端庶務組)  

聽影評│王志成《柏捷頓家族:名門韻事》Netflix

[youtube https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SFISIgZugaU]      

戰鬥民族開坦克 《T-34:玩命坦克》開坦克甩尾拼命

【資深影評人│膝關節】 看片之前,很難想像《T-34:玩命坦克》是一部根據史實改編而成的戰爭動作電影。 當年因為一名蘇聯坦克兵在戰俘營時,臨終前向同袍們表示曾經有一位蘇聯戰俘開著T-34坦克從德軍坦克訓練營逃出,本來以為口說無憑。 後來因為在德國境內發現了蘇聯士兵遺體的蘇聯坦克,才間接證實了這個故事並非杜撰。 熱血題材當然值得改編,《T-34:玩命坦克》根據史實獲得靈感,變成更具有熱血民族意識的主旋律電影,相當精彩,難怪能打破俄羅斯影史開片票房紀錄。 俄羅斯電影熱愛挑戰視覺,之前看過提默·貝克曼比托夫(Timur Bekmambetov)執導的《決戰夜》、《日巡者》就知道,其實俄羅斯許多商業電影的視覺特效並不馬虎,而且戰鬥民族拍起動作橋段也不含糊,拳拳到肉的激烈風格絕對是伏特加噴發的那種濃烈嗆辣。 導演阿列克謝西多羅夫(Aleksey Sidorov)身兼編劇,刻劃了一位新官上任的坦克車指揮官,如何首次上戰場就能讓老兵心服口服,最後又如何從戰俘營中逃脫。 《T-34:玩命坦克》不做那種史詩戰爭電影,畢竟他原本的歷史條件就是一輛坦克車如何從戰俘集中營逃脫?為了能讓電影充滿張力,變成了四個戰俘與一輛只有六發砲彈的坦克車,如何欺敵? 如何聲東擊西?如何設計陷阱?如何爭取分秒必爭的生死關頭?如何利用坦克的優勢與劣勢?畢竟德國坦克機動性高,速度快。 相較之下,蘇聯坦克笨重緩慢又耗油,要能以寡擊眾都是神話,如何兼顧合理軍事條件,還能做出銀幕爽度?這戲給了很好的答案。 加上只有六發砲彈,使得他們要如何突圍都必須精算,必要發射砲彈才要執行,否則浪費一枚等於失去一次生還的機會。 當然,《T-34:玩命坦克》並非只有純粹戰場上的坦克對決,蘇聯坦克指揮官與意氣風發的德軍坦克指揮官,兩個男子之間的「相愛相殺」才更是看點。 當年兩人首度交鋒,蘇聯指揮官自知俄羅斯坦克的缺點,透過房舍掩護與精算角度,成功突襲對手。 然而戰場是殘酷的,對方陣容堅強,如何以寡擊眾終究要面對短兵相接,雙方火拼到你死我活。第二次交手,這兩男的好看戲碼就是「英雄惜英雄」,德國軍官發現只有這位蘇聯對手真正懂軍事策略,坦克如何佈局? 蘇聯戰俘坦克指揮官最後獲勝那刻,其實他也保留了部分人性光輝,不希望他的對手就此命喪戰場,而德國納粹指揮官最後的握手與放手,意義非凡。讓一部單純的戰爭爽片,增添人性厚度。那句「曹操也有知心友,關公都有對頭人」,大概就是片尾的最佳註解。(責編:謝伊妍、蔡昀融、 LA-Jonny 編審:陳香君、蕭文龍、壞編 圖片:車庫娛樂提供 後製:歐葛、美編視覺設計組、洛杉磯編輯中心暨雲端庶務組)  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