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梁不正下梁歪

Discover

Sponsor

Latest

Unconventional influencers will get more popular

His wherein male land form. Own whose they're gathered is let male kind from. A you'll life waters evening fly female won't all move...

人性與制度《無邪》 伊朗電影因得獎發行成優選 

【資深影評人│王志成】 伊朗電影在本地市場並不常見,但是因得獎而發行的都很優秀,《無邪》是2020年柏林影展的最佳影片金熊獎,類似《四月三週又二天》那樣,把人在制度下的困境,從各個角度作深刻探討。 這是一部四段式的影片,第一段從男主角開車駛離停車場上路,用了五分鐘,接著他去接老婆小孩、到母親家送日需品、打掃,回家到第二天凌晨三點又出門,開車去停車場,演了30分鐘,導演讓觀眾看完這個平庸無奇的中年人,一天的生活後,他按下一個鍵,一排人被吊死。 他是執行死刑的獄卒,不看他的工作內容,他就像馬路上,任何一個你絕對不會多看一眼的路人甲,然而他卻靠著執行法律賦予的合法殺人動作,養活一家人。這是希區考克定義電影是「把生活裡無聊的部份拿掉」的反向操作,整部短片只有無聊的部分,而劇終一個按鍵動作卻劇力萬鈞。 如果說第一段是生活化寫實技術的演練,第二段在一間獄卒宿舍半夜喋喋不休的爭論,卻演變成黑色喜劇的情節,就展露加速敘事的商業技巧,讓人又笑又寒心。這段的死刑執行人是阿兵哥,他們爭論著對當兵的國民義務、軍令、執行死刑有不同的看法:聽軍令殺人就不用有負罪感嗎?法律判一個人死刑,執刑者就不算殺人嗎?男主角反對殺人,當他試圖花錢請別人代勞時,又產生新的爭論:花錢請別人幫你殺人,這樣你就是無邪的嗎?對於國家制度的批評,在這一段裡毫無保留,男主角說:不當兵退伍就不能辦護照、不能考駕照、甚至不能申請執照開店經商、沒有護照就不能出國逃避兵役和殺人義務...。所以觀眾不妨反過來想:國家並不是大自然的產物,它應該是基於人類需求而誕生的制度,為什麼這個制度可以反過來強迫、制約國民非怎樣不可?然後你還沒有選活在哪個國家的權利。導演把這個抗拒殺人的男主角,被迫必須押解一個死刑犯去執刑的過程,拍得極其好笑,因為比起死刑犯的冷靜認命,負責執刑的男主角更像死刑犯。 第三段發生在美麗恬靜的山村,休假的阿兵哥戴著戒指去向女友求婚,但是女友一家人卻沈浸在悲傷的氣氛裡,因為山村受敬重愛戴的老師剛被執行死刑,他是因為拒絕軍隊殺人要求,變成逃兵被捕而處死。這裡編導打破「被法律判死刑的都罪有應得」的謊言,男主角看到死者遺照時為之崩潰,因為軍人執行完死刑可以有三天假,而他來探望女友的假期都來自於此,現在他知道:經由他處死的犯人,可能是反對制度的無辜者,殺過那麼多人,他要怎麼在這個世外桃源,假裝若無其事地活下去?第四段海歸的少女,喊著反對殺生的口號,卻譴責當年因不肯執刑、變成逃兵的父親,自私沒有盡到為人父的責任。制度會透過教育、宣傳把人民洗腦內化,讓圈內人自以為是旁觀者,說著超然的風涼話,永遠不思挑戰制度、打破制度,變成一種惡性循環。 《無邪》是最好的一種電影,有震撼、有黑色幽默、也有詩意和悲傷,把死刑制度從周邊各種人的角度、感受,做出情感上、道德上、意識形態上的刻畫跟批判。在血流滿地《寄生上流》的另一端,讓人看到電影的另一種可能。(責編:陳盈盈、蔡昀融、辜辰嵐、葉畀威 編審:蕭文龍、壞編、歐葛 圖片:光年映畫/提供 後製:歐葛、美編視覺設計組、洛杉磯編輯中心暨雲端庶務組)   ● 點我看《無邪》預告  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