裘德洛兒子也出道!帥到像複製臉

[the_ad id=”11081″]

撰文:壞編

電影《偷天行動》故事講述崔斯特,是一名具有繪畫天分的孤兒,整個倫敦街頭都是他的塗鴉作品,為了躲避警方追逐,因此練就出一身飛天遁地、上天下海的跑酷技能。

pnm

《偷天行動》導演找來英國男神裘德洛的兒子拉夫洛,演出主角崔斯特。「《偷天行動》有動作、有浪漫愛情,攝影唯美,造型更是出色,是一部超棒的電影,刺激精彩,結局峰迴路轉、意想不到!」

[the_ad id=”449″]

拉夫洛演出一曝光,馬上成焦點,還被說是與老爸複製臉!因他出身演藝世家,出色的外型及身材,讓他18歲即取得DKNY的走秀機會,之後也陸續擔任Dolce&Gabbana及Timberland等時尚品牌的廣告模特兒,更被雜誌評選為「最佳穿搭男士」,而《偷天行動》則是他首次擔綱主演的電影作品。(責編:洪健庭、winnie 、陳香君   編審:蕭文龍、歐葛    圖片:壞編提供    後製:美編視覺設計組、洛杉磯編輯中心暨雲端庶務組)

Discover

Sponsor

Latest

外傳!角頭不只拚生死 《角頭:浪流連》也要粉紅泡泡

【資深影評人│膝關節】 有了前面兩部《角頭》作品的觀影紅利人口,作為外傳的《角頭:浪流連》,仍舊要描繪角頭眾生們的街戰模樣與生存之道,唯一不同的是,這回加入了談戀愛這個元素。可以看得出來,底層兄弟們之間的相知相惜,也不光只是販賣男男義氣Bromance,也要有些男女之間的Romance才合乎真實樣貌。 《角頭》第一集的問題在於大橋頭混混不夠狠,王陽明飾演的反派心機也是走很單純的都更利多,頂莊這個漁港小區,作為兄弟的主戰場,雖然寫實,但張力不夠。兩大男主角的化學效應非常有限,相當可惜。 續集則是完全火力全開,北館這個主場可以說的故事顯然比頂莊多很多,光是王識賢飾演的主角之一:「仁哥」,要面對被前一個世代老大貴哥壓制,無法出頭,是一個活生生的世代困境。另一個則是跟昔日換帖劉健從友好到被迫翻臉,鄒兆龍飾演劉健這個反派非常有個人風格,讓這兩男的對立戲碼非常好看。 加上動作場面經營出色,而且敢拚血腥尺度,續集完全升級了這系列的質感規模,破億完全對得起這戲的苦心拍攝。同時,續集也推出另一條支線:仁哥手下的五虎將。這五個人的閒扯唬爛,也是一大看頭。加上張再興的出色討喜,讓底層混混的精氣神都出來了,寫實之餘,更多了幾分無奈感嘆。 既然五虎將的討喜程度明顯加分,受限於劇情關係,這幾個人無奈領便當、被關,所以時空立場只好轉成前傳,敘述這五虎將的關係,以及兄弟如何談感情?兄弟不能有粉紅泡泡的想像嗎?江湖路沒有回頭路,兄弟人的浪漫就是很直接。 編導用了很耿直的兄弟慣有的照顧情感,照顧你,就是最好的浪漫,讓鄭人碩挨家挨戶找生病的謝欣穎,牽動女主角的芳心。老實說這種單純照顧,要能擴大成浪漫擄獲芳心,其實就現代女子來說,這是一個很低的好感門檻。還好有加上幫女主角燒菜煮飯的情節,才能深化這段火花。 《角頭:浪流連》主題其實有兩個,一是要軟化兄弟的固有殺戮主題,愛情親情這類比較通俗感人的元素,這回用愛情多一些柔性嘗試,其實是不錯的。引發後面男主角憤怒失控的設計也很好,最後逼人走上絕路,五虎將被迫要暫時分道揚鑣。第二個仍是這系列的基本命題:世代對決。盛鑑被龍哥壓制,如同仁哥被貴董壓制,差別在於仁哥願意對貴董服氣,但盛鑑這個女婿角色不甘心自己出身低就被當狗看,狗急跳牆,就做出敗壞門風的劣等事蹟,最後的江湖絕路悲劇也不難想像了。 作為外傳電影來說,既不想要重複續集的步調,卻又無法忽視續集的高標規格,其實這次的外傳企圖心值得嘉許了,五虎將的性格輪廓,仍然是張再興搶戲十足,或許黃尚禾與鄭人碩之間的男兒情愫,還能再多點曖昧與衝突會更加精采。(責編:謝伊妍、蔡昀融、TW-Jonny 編審:陳香君、蕭文龍、壞編 圖片:威視電影提供 後製:美編視覺設計組、洛杉磯編輯中心暨雲端庶務組)    

聽影評★【資深影評人│何瑞珠】《白手起家 : 沃克夫人的致富傳奇》從底層到上流風華 見證百年前的傳奇

[youtube https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LwfEYJQhtmo] MORE NEWS:http://www.pets88.com 臺灣亞洲時報:https://twasiatimes.com      

底層庶民哀歌 《少年阿堯》這款最辛酸

短片能夠躍上大銀幕放映,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《少年阿堯》(Growing Pains)去年於第40屆夏威夷國際影展(Hawaii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, HIFF)奪下短片競賽單元「最佳男演員獎」,男主角陳以文演活了一個底層庶民的無奈日常,深受好評。這回在疫情二度威脅之下能夠在院線上映,也算是另一種商業模式嘗試。 不得不佩服台灣年輕導演林柏瑜拿自己的生命經驗改編,重述了童年父親驟然離去的陰影,透過故事裡一對父子詮釋改編過後的人生故事。故事裡開場讓我們看到主角阿堯是田徑隊成員,他人都穿著舒適的名牌慢跑鞋,只有他一個人穿破爛不堪的舊鞋。從起跑點看到這些鞋子特寫,不難發現導演想透露有人就是輸在起跑點,就算贏了終點線,更凸顯他所需要付出的努力代價可能是他人的數倍之多。 看陳以文角色詮釋就是一種享受,從《大佛普拉斯》、《同學麥娜絲》裡面的跋扈委員,《陽光普照》裡面總愛兒子耳提面命,自己卻毫無行動力的父親,或是《小美》裡面的打拳房東,他特別能抓到某種微妙的小人物日常,這回故事裡面詮釋落魄父親,為了躲債必須辛苦度日,開麵店勉強餬口,卻又把賺到的錢拿去買彩券。看到兒子穿那雙又髒又破的鞋子,縫縫補補,就讓兒子上場奔跑比賽。 鞋子當然是可以被看成腳踏實地的最重要根基,鞋子對兒子來說是奔跑利器,第一場戲看得出來,阿堯這個角色很能跑,卻被他的破鞋拖累。暗示了阿堯可能天賦優秀,卻很可能會被現實貧困拖下水,導致無法實現他的田徑夢。 而父親面對這麼迫切的鞋子,每天要穿的,走路哪能不需要鞋子?但父親覺得要買雙好鞋要好幾千元,寧可重複修補,也明知道這樣黏黏縫補鞋子不會穩固,卻還是想要省小錢,卻老是花大錢。每天買彩券,漫無目的地只想用彩券當成人生槓桿,可以一次發財,還完積欠許久的債務。 就是直到阿堯因為鞋子破掉而受傷,才願意真正幫兒子買鞋子,卻又因為信用卡怎麼刷都刷不過,兒子不想傷害父親尊嚴,最後選擇不買而離去。 這場戲沒有太多衝突,也刻意壓低父子兩人的張力。但明眼人都懂,兒子的傷心,父親的自尊,在這一刻達到壓力位。 兒子覺得不過就是一雙鞋子,父親為何不能買給他,卻老是要每天買那些沒有意義的彩券?父親覺得再忍耐一下,只要一張彩券能中獎就能翻身,一雙鞋子不過就是穿在腳上,能走路就好。但兒子需要的不只是走路,他不能老是穿一雙拖累自己節奏的鞋子,他無法奔跑,就無法證明自己的能耐。 《少年阿堯》的結局是很讓人心酸的,他不只是導演切身之痛,也是許多底層小老百姓的縮影。你覺得一雙鞋子幾千元沒什麼,但故事裡的父親只能花得起幾十元。你覺得不過就只是孩子的跑步比賽嘛,但孩子覺得那是他的尊嚴,以及才能能否被看見。雖然是短片,言簡意賅,點到為止,陳以文的表演仍讓人景仰,素人小將陳崇恩雖然青澀,但恰如其分。(責編:謝伊妍、蔡昀融、TW-Jonny 編審:陳香君、蕭文龍、壞編 圖片:車庫娛樂提供 後製:美編視覺設計組、洛杉磯編輯中心暨雲端庶務組)  

Fake engagement is only half the problem

His wherein male land form. Own whose they're gathered is let male kind from. A you'll life waters evening fly female won't all move...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